欢迎访问:俺要去了婷婷五月香丁-婷婷五月激情手机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三婶多情

三婶多情

思乡拳拳心,月下急急行。恨无长腿术,一步到家中!
  
  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了,妈妈在期盼,亲人在等待,让思乡的情儿越来越浓。眼看春节在即,与家人团聚的日子已迫在眉睫。两天前终于将一切打理妥当,南回归家。长途跋涉,穿山越水,“御翔”载着我们一家四口经过一天一夜的不停奔驰终于踏上了故乡的这片土地。两年多不见,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人还是那人。
  
  途经家乡的小镇时,恰逢年终集会,小镇上人山人海,车辆通行多有不便,“御翔”只得随着人流慢慢地向前挪动。
  
  “哇,好多人呀!”睡着在玉梅姐怀中的宝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小脸红彤彤的望着车窗外密密麻麻的人群,觉得大是希奇。
  
  玉真扭了扭酸痛的脖颈,向玉梅姐道:“姐,坐了一天一夜,累死了,咱们出去走走吧!”
  
  “好。你看宝宝也正想着出去玩玩哩。”
  
  玉真见姐姐答应,便向前面驾驶的我道:“恬,停车,我和姐姐下去走走。”
  
  我将车停下,道:“你们带着宝宝先到三婶家等我。外面挺冷的,多穿件外套,别冻着。”
  
  宝宝一边让玉真两姐妹给她穿着外套,一边向我道:“爸爸,你不下车玩吗?外面好多人,好热闹呀!”
  
  “呵呵,爸爸还要开车,等到前面你三奶奶家爸爸再带着你玩。”
  
  打扮好宝宝,玉真与玉梅一人外套一件风衣抱起宝宝走下车去,不多时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半个小时后,“御翔”终于驶到了三婶的店门口。
  
  三婶家是做门、窗、床等金属制品生意的。每到逢集的时候,她家的门面前的空地上便会车辆云集,几乎将门前塞得满满的。尤其今天更是如此。等我到的时候,早已经没有位置了,只好将“御翔”远远地停在集南头皮蛋叔的修车铺前面。
  
  “乖乖,好漂亮的车呀!”我刚下车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便听到有人夸赞我的宝车。听声音很熟,肯定是我认识的。
  
  果然,我朝说话的那人望去,不是皮蛋叔是谁,“皮蛋叔,好久不见!”
  
  “日,小子,两年不见,发大财啦!”皮蛋叔还是和两年前一样,与别人说话前总是先要问候一下对方。乖乖、操,*、日等等这些乡里的粗话口头禅,每次至少要带上一个,几乎没有一次落下的。但皮蛋叔这个人虽然人长的五大三粗,说话也粗,可是人却是不坏的,可以说我们村上学的小朋友几乎没有一个没受过他的恩惠的。
  
  “什么发大财,跟皮蛋叔比起来差远了。”我嘿嘿笑道。
  
  “操,小子,调侃你皮蛋叔是吧?”皮蛋叔假装生气道。
  
  “小侄哪敢!”我看着皮蛋叔的店铺比两年前派气多了,一排十多辆崭新的摩托车怎么着也要个四、五万吧。“皮蛋叔,生意不错吧?”
  
  “还行。怎么样,是不是比两年前气派多了?”在这样的一个穷乡僻壤的乡下小镇,单*修车,两年的时间就将一个只给自行车修补车胎的修车铺打理成现在的这副模样,皮蛋叔实在是有两把刷子。
  
  “简直是天翻地覆呀!”
  
  “操,比喻虽然夸张了点,但是大叔喜欢……”
  
  皮蛋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从车铺里面传出来的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咱们先不说这女人是谁,先听一下她的声音,品品有什么味道?
  
  “乖乖,这是谁呀!快让我瞅瞅……”
  
  品出来了吗?不错,这个女人说话的口吻与皮蛋叔如出一辙。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个女人正是皮蛋叔的老婆皮蛋婶。
  
  “皮蛋婶!”
  
  皮蛋婶拉住我的两个胳膊,笑盈盈,眼角微湿道:“你这臭子,没良心的,一去就是两年不回来,可叫你妈给挂念死了!”
  
  被皮蛋婶这么一说,不知怎么的,鼻翼猛酸,我的眼泪哗一下流了出来。
  
  皮蛋叔一看我哭了,就骂皮蛋婶道:“你这个臭婆娘,明知道这小子马尿多,还说这些有的没的……”
  
  皮蛋婶眼角噙泪,用手帕为我挥去面上的泪水,笑道:“这小子都是大男人了,眼泪还这么多!”
  
  我叹声笑道:“咳,感情丰富从来就是我的缺点嘛!皮蛋婶,两年不见,越发得迷人了!”
  
  皮蛋婶笑着打了我一下,妩媚地道:“这小子还是老样子没变,小嘴还是以前那样甜。”
  
  与皮蛋叔、皮蛋婶这样的乐天派在一起就是时间过的比较快,还没怎么笑上一会就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告别皮蛋叔与皮蛋婶后,我就上集市中走去。到三婶家门前的时候,听到一个声音在叫我。我四下一望,原来是我的姑父,“四只眼”,一个身材不高戴着一副厚厚眼镜的中年汉子。
  
  我从腰包里掏出一包中华递上一支于“四只眼”,笑道:“姑父,您也来赶集啦。”“四只眼”接过香烟,道:“对呀,今年的最后一个集了。”
  
  “年货办的咋样了?”
  
  “差不多了,今天再买点琐碎东西就齐了。”
  
  “哦,姑姑没来吗?”
  
  “来了,跟乐乐上里边买皮鞋去了。乐乐这小子也不知道发哪门子神经,大冷的天,非要买一双皮鞋。”
  
  “小伙子爱漂亮,这没有什么。”
  
  “呵呵。好了。我先去买点东西,回头咱爷俩再聊。你妈在里边,赶紧进去吧。”
  
  “哎!”
 “三叔!”
  
  来到三婶家的门面前,我和正忙着与客人打交道的三叔打了声招呼,便走进了内堂。哇,内堂里聚集的人还真不少,大娘、母亲、婶子、嫂子、老婆、弟妹、姐姐、妹妹等十多号人清一色全是女性。俗话说的好,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十多号女性聚在一起,那分热闹劲儿一点也不比外面街道上差。
  
  玉真两姐妹一左一右伴着母亲,而母亲则是将宝宝紧紧地抱在怀中,喜笑颜开,但眼角明显残留着哭泣过的痕迹。众女将这祖孙三代围在其中说说笑笑,言语间均是夸赞羡慕之词。
  
  “妈!”轻轻的一声“妈”道出了儿子对母亲的思念。
  
  “回来啦!”千言万语抵不过一句话,短短的三个字充满了母亲对儿子的牵挂。
  
  “嗯!”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同样的一句话被母亲从我小时侯用到大,同样的舐犊情思依然没有变化。
  
  分手已经三年,寂寞又是一秋。
  
  大雁飞过庭前柳,儿行千里母担忧,泪水洒九州。
  
  两年多不见,母亲的面容显然苍老了许多,一丝丝鱼尾纹已悄悄刻在母亲的眼角,一缕缕白发爬上母亲的额头,白霜已经染满了她原本乌黑的双鬓。
  
  亲爱的母亲,落日的余辉映照着您亲勤劳作的身影,岁月的风霜刻在您写满苦难人生的额头上,深深的皱纹注满了您辛酸人生。亲爱的母亲,您用自已的身躯种下了梦想火种,用毕生的心血浇灌殷切期望,用默默的人生诉说着不平凡的故事。亲爱的母亲,儿子身为您的儿子,感到骄傲与自豪。
  
  心神微颤,鼻翼微酸,泪水再次涌出眼角,那深深的舐犊之情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儿时的点点滴滴。
  
  “母亲的怀抱啊,我爱的港湾;容我无理的哭闹尽兴的嬉笑啊;吮吸着母亲的乳汁,总那么贪婪,眠歌送我入梦乡,温馨,香甜!”
  
  世界上永恒不变的,不是浪漫的情爱,朴实的友爱,而是圣洁的母爱。浪漫的情爱,犹如易碎的玻璃,经不住误解的折腾,虽然有过山盟海誓的约定,但这约定却是苍白无力的,保不住爱情的新鲜。朴实的友爱,犹如易挥发的酒精,经不住时间的考验,许多一起长大的伙伴,几年没有见面便形同陌路,只有母爱永恒。
  
  今已为人父,仍走不出母爱的阳光;母亲醇厚浓郁的爱,又淋漓尽致地倾洒在我的女儿——她的孙女身上。就是这种亲情,温暖着这个世界,维系着这个社会,且代代衍传下去。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父母老矣,所求并不多,只是渴望着奔忙于四方的儿女能够经常到他们的眼前问一声好,道一下家常,聊一聊心里话,帮他们做一点家务,以享受儿女亲情,品味晚年的天伦之乐。
  
  面对母亲,我们应该扪心自问:当历史的长河滚滚流过中国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当炎黄子孙用赤子之心抒写着爱国的热情;当我们用青春抒写豪迈,创造辉煌时,你是否体味到家的温馨,母亲的平凡?当我们历经跋涉,疲惫不堪的时候;当我们满怀喜悦,事业有成的时候,你是否想到了你的母亲?我们如何报答母亲的深恩呢?是不是没有少给一分的赡养费,就尽了为人子女的孝道?
  
  我深深地感到回家乡创业的这一决定是我人生中最充实、最完美的决定!我深深地坚信这将是我生命中最辉煌的里程碑!
 与内堂中的众女聊了一会天,便觉得有点尿急,遂出了内堂向屋后头走去。屋后头转了几个弯就是苗源镇的老化肥厂,现如今已经荒废。我记得最远处的那幢废仓库西头有个厕所,以前在镇上上学或者赶集的时候经常上那个去方便,不知道现在还存不存在。
  
  急急忙忙感到那里,还好,厕所还在,只不过已经破烂成两间废屋茬。厕所分男厕、女厕,但上面的标记已经不复存在,只是被一堵由废砖堆砌而成的千疮百孔的墙由中间隔开。
  
  “哗啦啦……”打开长裤拉链,撤出已经兴起老高的水枪,打开枪栓就是一梭子水银子弹喷射而出,划过一段月牙形的弧线,射到中间隔着的那堵墙上,迸射出无数水花。“哦!——”憋了许久的一泡尿,争先恐后地从尿道朝外喷出,温热的尿液穿过尿道时产生的向外张力与动摩擦力使胯部的神经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瞬尔传遍全身,实在是一个字“爽!”
  
  “啊!”一声惊恐的大叫传自墙的那边。
  
  此刻正在兴头上,被这大叫声一惊,水枪立刻断水。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弄清怎么回事,那边已经开始破口大骂了。我这么仔细地一听。乖乖,不得了呀。这女人的嘴好似连珠炮一样,“嗒嗒嗒……”一口气骂了数十句脏话,竟然丁点都不相同。高人啊!
  
  听了半天,终于弄明白这女人到底在骂什么。操,原来是刚才尿尿的时候没在意,在我的尿射到的砖墙上居然潜伏着几个破洞。破洞被我憋了许久的一泡尿这么一喷,居然洞口大开,尿液沿着洞口直接喷射到墙那边。巧不巧,这女人正好在对面方便。尿液溅了她一屁股都是!
  
  明白了所以然,无奈自己理亏,只好作罢。我偷偷骂了一声“贱货!”便整理好裤子,向外走去。
  
  出了厕所,不由地朝对面一看。这一看不打紧,晕,居然见到一个熟到不能再熟的人,难怪刚才听那骂人的声音有些耳熟。
  
  “嘿嘿,三婶,原来是你呀!”
  
  女人正是三婶,一个三十几许的美貌女人。
  
  三婶尴尬地道:“里面还有人吗?”
  
  “没有。”
  
  三婶脸色急剧变化,三步并两步,一下窜到我的面前,凶狠地瞪着我道:“混蛋,原来是你射的。”
  
  “是我怎么了?”
  
  “哼,你是不是跟踪我过来的?”三婶的态度立马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变得像个发春的小母猫。
  
  “我过来就是尿尿,跟踪你干什么。”我出来时只想着尿尿,根本就没有发现三婶是否还在屋中。
  
  “哼,骗子!”
  
  “我骗你干什么,你没感觉到我那泡尿憋了多久了吗?”
  
  “你混蛋!”三婶猛地扑进我的怀中,双手抱住我的脖子,使劲踮起脚尖,眉眼如丝,小嘴微张着向我索吻。
  
  我赶忙四下环顾,还好,没有人,低头一口噙住她那微微张开的红唇。一时间,二人热情爆发,如火如荼,吻得上气不接下气,不亦乐乎!
  
  “好了,等一下被人看见就不好了。”我强忍着诱惑,离开了她红艳艳的双唇。
  
  “你还知道怕呀!”三婶妩媚地瞅了我一眼,操,魂差一点没被她给勾走。
  
  “这是什么话,每次不都是你来勾引我的!”我的一双眼睛色迷迷地盯着她那将外套撑起老高的双峰。
  
  “你坏!”三婶竟然像个小姑娘似的对我撒起娇来。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噔噔噔……”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这边传来。
  
  “来人了!”我赶忙将怀中抱着的三婶松开。
  
  三婶身子虚软无力,我这么突然一松,她就*着我嘟噜下去。咳,无奈,只好再次将她抱起来,赶忙紧走几步,躲入仓库的后面。还好,仓库后面除了几十个支撑着库墙的高大垛子,就是化肥厂的厂墙了,厂墙的外面便是苗源镇赖以成名的“苗源河”了。仓库长达百米,距离厂墙一米左右,大约五米左右就有一个梯形的垛子。这里杂草丛生,一般人不会轻易到此,除非那些跟我们一样偷情的人。
  
  我抱起三婶朝里走去,直走到*近中间的那个最大的垛子处,藏身于其后。操,这地儿,还真是隐蔽,从两头是无论如何也看不见的,实在是男女偷情绝佳之地。
一番长吻过后,三婶的柔荑无意识地在我的背上缓慢游走,身体愈发酥软如棉,已经虚脱得一塌糊涂,像一团烂泥一样被我抱在怀中,俏脸在我的面颊上蹭来蹭去,满是陶醉之色。而我的虎掌也迫不及待地伸进了她的棉衣里,捉住一只丰腻的玉乳,一番念拢掐抓,弄得三婶娇喘连连,更是送上滑腻香舌任我品咂啜弄。
  
  “金娣,”三婶的小名叫金娣。我一边攻击着她的乳房,一边攻击着她的小香舌,间或道:“你的身体是越来越丰满了。比起咱俩第一次的时候,可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天渊之别呀!”
  
  三婶面色绯红,娇喘嘘嘘道:“那有差别那么大啦!”
  
  “我说有就有。那一夜的缠绵我记得清清楚楚的,因为那一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八年前的八月二十号,那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那一天我十八岁了、那一天我拿到了通往象牙塔的通行证——大学通知书、那一天我从男孩变成了男人。
  
  那天下午,直等到下午四点多才拿到通知书。我喜揣大学通知书,便急忙搭乘末班车从县城赶回家报喜,本来在天黑之前是能够到家的。然好事多磨,我所乘的客车居然在半路“掉链子”,修了一个多小时方才开始继续前进。等到达苗源镇上时,天色已经大黑,且“屋漏更遭连夜雨”,连天公都不作美,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为怕雨水淋湿了通知书,便走进了三婶在镇上的家。


  三婶与三叔结婚四年,生活还算美满。本应和和美美,皆大欢喜,然三婶与三叔却总是眉头紧缩不展,原因是三婶至今无所出。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三婶与三叔总感觉在人前抬不起头来,遂南里北里,四处求医,怨枉钱是花了一茬又一茬,可总不见生效。
  
  三婶家已经把门闩上,只是里面灯还没熄。我上前边敲门边喊道:“三叔!”
  
  “哎,来啦!谁呀?”没有听到三叔的声音,是三婶开的门。“蔡恬呀,进来吧!”
  
  “三叔在家吗?”没听到三叔的声音,我有点不好意思进去。
  
  三婶妩媚一笑,莞尔道:“怎么?还怕我吃了你呀!赶快进来吧,都淋湿了。”三婶将我拉进屋里,然后顺手将门再次闩上。
  
  “吃饭吗?”
  
  “我不饿。”
  
  “给,毛巾,擦一擦。”三婶给我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然后笑道:“到这里不跟在家里一样吗?客气啥?你等一会,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不大一会,三婶便端着一盘家常小菜和几个馒头走了过来,招呼我到桌子旁边,道:“赶快趁热吃吧。”
  
  “谢谢婶子!”
  
  “你这小子,一顿饭谢个啥!”
  
  就这样,我吃饭,三婶在旁边看着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三下五除二,一会工夫,一盘菜两个馒头就成了我腹中之物。
  
  “吃饱没有?”
  
  “吃好了。”
  
  “那杯中有水,渴了就喝吧!”
  
  “哎。三叔上哪去了?”
  
  “他呀,上市里办点货去了。”
  
  “今天还回来吗?”
  
  “刚才打过电话了,不回来了。哦,你坐一会,我去给你整理床铺……”
  
  “这……”
  
  “这什么?今天就在这歇了。”
  
  我发现三婶甚是坚决,而外面雨也越下越大,只好点头道好。
  
  夜深人静,惟屋外夜雨下个不停。累了一天也确实困顿了,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感到有人在对着我的脸吹气,睁眼一看,黑压压一片。片刻之后,眼睛适应了屋内的光线,一切竟然都能看的见。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天变晴了,月亮、星星重挂天幕。
  
  “三婶!你……”那对我吹气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婶金娣。
  
  “别说话!”三婶猛地吻上我的嘴唇,堵住了我下面要说的话。
  
  一番强吻后,我将她推开,连忙道:“三婶别这样,别这样,我会犯罪的!”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姐姐是我的命 下一篇:搞了刘霞姐的女儿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